德国普通民众一般开什么车,德系车是国人最爱,那严谨的德国人都买什么车?也值得我们学习~_百度知 ...

今年因为疫情,“女巫之夜”活动缩小了规模,但活动组织者通过社交媒体进行直播,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观众。当天上午,村里的民众聚集在村子广场上。这一舞蹈起源于1517年瘟疫流行期间。表演团队由约 20 名舞者以及鼓手等组成。欧洲各地的民众纷纷“照葫芦画瓢”,开始跳这种舞蹈,而且都是集体跳,并开启了“耶路撒冷舞挑战”活动。于是,他与母亲一起练习舞蹈,录制了视频参与挑战,受到一致好评。克里斯蒂安表示,在社交媒上发布母子舞蹈视频,可以在疫情期间给亲朋好友带来欢乐,最重要的是让母子关系更加融洽。疫情期间,80多岁的艾莉卡在网上发布了第一个恰恰舞短视频,引得粉丝的热赞。

德国普通民众一般开什么车,德系车是国人最爱,那严谨的德国人都买什么车?也值得我们学习~_百度知 ...

大众是国人的最爱,那德国人最爱什么车?

要知道在中国能达到月薪8万的人一般都是公司的老总和高管,普通人很难达到。

来源:环球时报

德国人都买什么车?德国汽车销量排名:大众无可撼动,现代前十!_知 ...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沈杰森】因为疫情,德国许多文化活动被迫取消。居家生活的德国人并没有闲着。在社交媒体上积极参与“比舞”活动,成了他们的一大新爱好——有个人舞蹈比拼,也有与亲朋好友或公司同事一道参加挑战。这不仅可以愉悦身心,增进社交关系,还拯救了德国的民间舞蹈。

五月,德国的“跳舞月”

五月在德国被称为“跳舞月”,各地都会隆重举办丰富多彩的民间舞蹈节日,尤以德国哈尔茨山区的“女巫之夜”最为著名。人们会跳“女巫之舞”庆祝。该活动源于当地的民间传说:女巫们会在五月来临的时候,骑着扫帚飞到布罗肯山,在那里庆祝春天的到来。

除了“女巫之舞”,4月30日这天晚上,德国各个地区也都会举行大型舞会,称之为“跳舞到五月”。今年因为疫情,“女巫之夜”活动缩小了规模,但活动组织者通过社交媒体进行直播,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观众。

“一方舞罢,一方登场。”在德国南部巴登-符腾堡州、巴伐利亚州的村镇,5月1日都会举行立起五月柱活动。今年的5月1日,《环球时报》记者刚好在巴伐利亚村镇上阿默高。当天上午,村里的民众聚集在村子广场上。男人们清一色穿着皮短裤,格子衬衫。女人们则身着紧身连衣裙。

当白色和蓝色条纹相间的五月柱立起来后,人们开始围绕柱子载歌载舞。大家随着音乐摇摆,边跳边敲打大腿、膝盖和鞋底,好不热闹。节日的最后是攀爬五月柱的竞赛和杂技秀。活动结束后,村民纷纷将节日舞蹈片段上传到社交媒体上,与德国其他地区的舞蹈进行切磋比较。

最为难得一见的是慕尼黑的箍桶匠舞。这一舞蹈起源于1517年瘟疫流行期间。当时,慕尼黑的箍桶匠为了用音乐唤醒人们,点燃重生的勇气,在木桶上跳起欢快的舞蹈。之后,每隔七年,当地箍桶匠行业协会都会派出成员在慕尼黑市政厅前跳舞。

新一届箍桶匠舞本来安排在2026年,但由于疫情,箍桶匠行业协会打破规则,在今年5月进行表演。表演团队由约 20 名舞者以及鼓手等组成。舞蹈者身穿黑皮鞋、白袜子、黑皮裤和红色外套。他们手持绿枝,不断变换着队形,最后领舞者表演技术高超的喝酒动作,而后潇洒地将酒杯往后一抛,由小丑用帽子接住酒杯。舞蹈动作整齐、活泼,传统巴伐利亚音乐也很动听。

“疫情中,人们更爱民间舞蹈了。”德国文化学者克劳斯表示,德国各地都有民间舞蹈,以前受关注少。现在疫情中,大家喜欢跳舞,在社交媒体比拼,民间舞蹈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火遍德国的励志舞

不过,要说疫情以来德国最火的舞蹈,是来自非洲的“耶路撒冷舞”。“耶路撒冷舞”舞步非常简单:一只脚向前,四次点地板,换另一只脚向前,再次点地板四次。之后双脚交换轻点地,前行后退中左右脚交换点地……舞蹈中人们还可加入一些独创动作。

“耶路撒冷舞”的配乐《耶路撒冷》由一名南非音乐制作人于疫情前创作。后来,几个安哥拉青年在茅草屋前端盘吃饭时,用此曲即兴伴舞,录制了一段视频上传到网上。想不到,这段舞蹈视频在疫情中的欧洲火了起来。欧洲各地的民众纷纷“照葫芦画瓢”,开始跳这种舞蹈,而且都是集体跳,并开启了“耶路撒冷舞挑战”活动。德国的警察、消防员、邮递员、空姐空哥、公司职员甚至囚犯等,也都积极参与挑战。

德国西部的哈姆市医院也参与了这次舞蹈挑战。该医院的护士汉娜说,《耶路撒冷》这首歌表达了“不放弃就不会失去希望”的思想,很适合疫情期间跳。而且,舞蹈简单易学,充满热情,又是集体舞,跳舞时还可以保持社交距离,因此他们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也都积极参与跳舞。

德国普通民众一般开什么车,德系车是国人最爱,那严谨的德国人都买什么车?也值得我们学习~_百度知 ...

医院把员工们跳舞的视频发到社交媒体后,获得了数百万次点击。医院在网页上写道:尽管因为疫情,医院的工作量已接近极限,但他们希望确保更大的凝聚力。“我们很高兴在困难时期能够互相激励。”

然而,当德国、奥地利、瑞士等国家民众积极参与“耶路撒冷舞挑战”之时,《耶路撒冷》的音乐版权所有者却给警察局等参与挑战的部门发信,要求支付音乐版权费。这让跳舞者措手不及。

80岁的“网红”

尽管“耶路撒冷舞挑战”热潮于去年冷却下来,但德国人对舞蹈的热情依然火热,而且有越来越多不同年龄段的人参与到社交媒体上的“比舞”活动中。

33岁的索菲是一家银行的部门主管。她对记者说,以前觉得在社交媒体上跳舞,是年轻人玩的。疫情中因为在家办公,她有更多时间浏览这些视频,也学了不少舞蹈。之后,她第一次上传了自己的舞蹈视频,与公司的一名实习生进行比拼,想不到受到各方的点赞,俨然变成一名网红。现在公司里几乎人人都在发舞蹈视频,这成了大家相互联络的一种途径。

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的克里斯蒂安则表示,自己之前与母亲的关系一直不好,交流很少。疫情期间,他与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有一次,亲戚发了一段母子舞蹈,并点名他与母亲去挑战。于是,他与母亲一起练习舞蹈,录制了视频参与挑战,受到一致好评。之后,他与母亲录制了多个短视频。克里斯蒂安表示,在社交媒上发布母子舞蹈视频,可以在疫情期间给亲朋好友带来欢乐,最重要的是让母子关系更加融洽。

许多老年人因为参与舞蹈视频录制,变得更加自信和乐观。疫情期间,80多岁的艾莉卡在网上发布了第一个恰恰舞短视频,引得粉丝的热赞。这也帮她开辟了事业的第二春,成了一家电视台的视频健身教练。有文化学者表示,此类“比舞”活动起点低,适合任何年龄层,充满正能量,如今已成为德国的一项国民文化活动。

这可能是因为电池电动车未能跟得上时代潮流。另一方面,大众汽车自宣布为电动汽车品牌以来,推出了一些新能源汽车,获得了德国消费者的认可,上涨了9%。由于电动汽车方面不足,宝马也比上年有所减少。

装13等等。在德国,个人所得税一扣,大家都不会差太多,普通工作岗位的攒攒钱买个二手的BMW ,mercedes都不是什么大事。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