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家预言俄罗斯,预言家预言俄罗斯的未来

他们不愿意将当权的美国帝国主义分子和不当权的美国人民加以区别。他们容易被美国帝国主义分子的某些甜言蜜语所欺骗,似乎不经过严重的长期的斗争,这些帝国主义分子也会和人民的中国讲平等,讲互利。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又一条定律。他们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被动的,还没有下决心,还没有和美国帝国主义作长期斗争的决心,因为他们对美国还有幻想。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和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或者相当大的距离。毛泽东72年前的对美战斗动员令,至今仍然有效,而且是中国人民克敌制胜、有效对付帝国主义的不二法门。

预言家预言俄罗斯,预言家预言俄罗斯的未来

中美关系究竟会怎样

总体看来,20年中美关系有四个未变:其一,美国对华战略倚重未发生根本改变。

预言家预言俄罗斯,预言家预言俄罗斯的未来

近两天的中美谈判,火星四溅,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杨洁篪主任和王毅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在谈判会上的讲话,犹如一石击起千重浪,令世界震动,令国人振奋,也令美国人始料未及。

杨洁篪对美国谈判代表说:“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我们以为你们会遵守基本的外交礼节。我现在讲一句,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二十年前、三十年前,你们就没有地位这样说话,因为中国人是不吃这一套的。”

此情此景,让人感觉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早在72年前,毛泽东就准确预见到中美两国关系的走向 ,对美国社会的发展结局做出神预言。

1949年8月14日,毛泽东在《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一文中说:

美国国务院关于中美关系的白皮书以及艾奇逊国务卿给杜鲁门总统的信,在现在这个时候发表,不是偶然的。这些文件的发表,反映了中国人民的胜利和帝国主义的失败,反映了整个帝国主义世界制度的衰落。帝国主义制度内部的矛盾重重,无法克服,使帝国主义者陷入了极大的苦闷中。

让我们看看现在的中美两国发展现状,是不是“反映了中国人民的胜利和帝国主义的失败”? 再看看美国应对疫情乏力、种族主义泛滥、阶级矛盾激化、贫富分化加剧、外交四处碰壁、反对美国霸权的呼声越来越高,等等,等等,是不是“反映了整个帝国主义世界制度的衰落”?是不是“帝国主义制度内部的矛盾重重,无法克服,使帝国主义者陷入了极大的苦闷中”?

毛泽东在同年发表的《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就直接翻出了美国的底牌:

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仗杀中国人,“毁灭共产党”,变中国为美国的殖民地,完成美国的“国际责任”实现“对华友好的传统政策。”

我们看看现在的美国是不是还在打“台湾牌”?只不过因为国民党的衰落,现在美国手中的底牌变成了死抱美国大腿的台湾民进党,而“港独”“疆独”等等,则仅仅是美国手里对付中国的几张副牌而已。

此外,毛泽东72年前对国内抱美国大腿的公知们就有着清楚的认识,他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就给公知们画了像:

有一部分知识分子还要看一看。正是这些人,他们对美国存着幻想。他们不愿意将当权的美国帝国主义分子和不当权的美国人民加以区别。他们容易被美国帝国主义分子的某些甜言蜜语所欺骗,似乎不经过严重的长期的斗争,这些帝国主义分子也会和人民的中国讲平等,讲互利。

毛泽东毫不客气地对公知们提出警告:

那些近视的思想糊涂的自由主义或民主个人主义的中国人听着,艾奇逊在给你们上课了,艾奇逊是你们的好教员。你们所设想的美国的仁义道德,已被艾奇逊一扫而空。不是吗?你们能在白皮书和艾奇逊信件里找到一丝一毫的仁义道德吗?

毛泽东的这些话言犹在耳。今天国内那些视美国为天堂的公知们,“你们所设想的美国的仁义道德”,是不是已经被特朗普、蓬佩奥、拜登、布林肯们“一扫而空”?你们能在美日等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围追堵截中,“找到一丝一毫的仁义道德吗?”

毛泽东当年在《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一文中,就明确指出了对美斗争的战略方针:

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他们也是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又一条定律。

他说:

现在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如何?预测未来关系如何?

“准备斗争”的口号,是对于在中国和帝国主义国家的关系的问题上,特别是在中国和美国的关系的问题上,还抱有某些幻想的人们说的。他们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被动的,还没有下决心,还没有和美国帝国主义(以及英国帝国主义)作长期斗争的决心,因为他们对美国还有幻想。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和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或者相当大的距离。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毛泽东72年前的对美战斗动员令,至今仍然有效,而且是中国人民克敌制胜、有效对付帝国主义的不二法门。 

  @神脚山人 资深媒体人,致力于有温度、有活力的历史故事。关注我,带你领略精彩的历史风云。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也是很强大的,别老是欺负我们,当初吃了我们的,都要给我吐出来。南海的那点事,你美国别老瞎掺和,我是有能力和你一起玩的。

一是中美“战略互信”仍然不足,尤其是美国骨子里仍将中国看作“霸权挑战者”与“政治异类”,对华心态中的戒备防范与歧视偏见依旧深重。二是中美“结构性矛盾”,也就是双方对国际格局与国际秩序的重大分歧将更加突出。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