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时旸微博,杨时旸小镇做题家原文

这几天,易烊千玺考编与小镇做题家的话题,一直高居热搜不下。然而,一个不知道哪里跳出来的杨主任,靠着嘲讽和痛恨“小镇做题家”的标新立异的行为和话语,把这件事情上升到了阶级对立的高度。在这位杨主任的眼中,谁称得上是小镇做题家呢?我不知道杨主任是什么出身,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当上《中国新闻周刊》文化部主任的。他们自诩为“上层阶级”,看不起“小镇做题家”,其实他们自己就是精神啃老族。把自身的怯懦怪罪于“小镇做题家”过于拼搏。对中国社会的未来发展来说,我们目前迫切需要的是创造更加公平的教育环境和就业环境,引领积极向上的价值观,用劳动来创造价值,造福社会。

杨时旸微博,杨时旸小镇做题家原文

这几天,易烊千玺考编与小镇做题家的话题,一直高居热搜不下。然而,一个不知道哪里跳出来的杨主任,靠着嘲讽和痛恨“小镇做题家”的标新立异的行为和话语,把这件事情上升到了阶级对立的高度。

先看看这位杨主任是何许人也。我查了一下百度百科,杨时旸,媒体人、影评人,现任《中国新闻周刊》文化部主任。杨时旸是多家媒体专栏作家,以报道为业,以评论成名。除了媒体人的身份,杨时旸还是影评人。专栏作品散见于《腾讯·大家》《北京青年报》《南方人物周刊》《新京报》等。

在这位杨主任的眼中,谁称得上是小镇做题家呢?他把出身于寒门、生长于农村、靠读书考试、一辈子循规蹈矩、遵守有序规则的普通当代劳动者,都定义为“小镇做题家”,贬低我们这群人“出身低贱、眼光狭窄、心胸狭隘”,“没见过世面”,“见不得明星们过得好”......字里行间,充满了刻骨的歧视。

在他写的文章中,经常是以一种哗众取宠的姿态,站在普通人的对立面,以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比如,他曾嘲讽天津大爆炸中的志愿者:

杨时旸微博,杨时旸小镇做题家原文

再比如,他曾嘲讽质疑杨超越落户上海的普通网友:

了解到这些,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位杨主任如此疯狂嘲讽并痛恨小镇做题家了。

我不知道杨主任是什么出身,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当上《中国新闻周刊》文化部主任的。令我好奇的是,如果杨主任也是一个从底层奋斗上来的人,那么岂不也是个“小镇做题家”,怎么当上了记者、文人、名流,忽然就开始厌恶自己的出身了?开始嘲讽那些和你一样努力的寒门年轻人了?

还有,这位杨主任,你想过没有,今天中国社会的成功人士,今天中国社会的科学家、企业家,有谁是祖上富了十代八代的?你吃了几天饱饭,就忘了自己的出身了吗?如果按照你的逻辑,那么在真正的大富大贵面前,你不也是小镇做题家的身份吗?我们的祖辈父辈,为了新中国的建设,流血流汗,用自己的青春和健康,建设了我们美丽的新中国。而今天的中国社会之所以充满活力蓬勃发展,就是因为有无数的“小镇做题家”在拼搏努力。

我只想说,痛恨“小镇做题家”的人,是既可笑又可悲的。他们自诩为“上层阶级”,看不起“小镇做题家”,其实他们自己就是精神啃老族。他们反对竞争、反对社会流动,把自身祖祖辈辈努力得到的东西看做是上天赐予的。把自身的怯懦怪罪于“小镇做题家”过于拼搏。

现在已经不是出身决定一生命运的时代了。只要胸怀梦想,每个努力拼搏的普通人,都不应该被鄙视和嘲笑。对中国社会的未来发展来说,我们目前迫切需要的是创造更加公平的教育环境和就业环境,引领积极向上的价值观,用劳动来创造价值,造福社会。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