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医疗队“紧急集合”赴长春:苦战月余终迎春

锦州医疗队“紧急集合”赴长春:苦战月余终迎春 锦州医疗队“紧急集合”赴长春:苦战月余终迎春     辽宁省锦州市应急核酸检测医疗队全体队员。 受访者供图

  (抗击新冠肺炎)锦州医疗队“紧急集合”赴长春:苦战月余终迎春

  中新网长春4月13日电 (高龙安)走出方舱实验室时天已破晓,陈为松了一口气,昨夜送检样本里没有发现异常样本,这是当下最好的消息。

  陈为是辽宁省锦州市应急核酸检测医疗队队员,全队有23人。队长李满元说,这次支援长春有两个“特别”,一是时间特别长,到4月13日正好一个月;二是任务特别急。

夜晚换班的队员们。 王佳美 摄 夜晚换班的队员们。 王佳美 摄

  3月13日14时30分,陈为突然接到支援命令,三个小时后,她提着行李箱从老家北镇市赶到百公里外的锦州站,与其他队员汇合,18时许,乘T297次列车北上长春。这是她第五次“出征”,召集如此紧迫,让她感到此去定不寻常。

  队员贺俊璐清楚地记得,上岗第一天他们就检出50多管异常样本,这是连李满元、陈为等老队员也未曾见过的情况。那段时间,全队每天检测量在7000管至10000管,三班人马全天不间断在岗。

在方舱实验室里工作的队员们。 王佳美 摄 在方舱实验室里工作的队员们。 王佳美 摄

  “做一批样本至少两个小时,发现异常样本,要再用同样长的时间复检。”贺俊璐说,大家最怕看到异常样本报告。一个班下来,人困马乏、手腕生疼,很多队员手上贴满止痛膏药。

  第一次参加抗疫的“95后”女孩杜如从没想过,一个人要同时看管13台扩增仪。三平方米的工作间里,她一天走过7000多步。

  “从第一天开始,膏药再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腰。”杜如说,“困意来了,有条件一定要睡,错过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睡着。”这是她认为最实用的“经验技巧”。一个月来,杜如体重骤减,来时穿的裤子已变得松松垮垮。

  孙雨婷是让全队最放心不下的一个,也是最要强的一个。来长春的第19天,她患上急性荨麻疹,症状最重时全身是疹子,眼皮都睁不开,队友担心她症状加重出现致命的喉头水肿,就搬去和她一起住。家人打来视频电话,她谎称正在工作挂掉电话,接着在朋友圈屏蔽掉所有家人。好在长春市委统战部和长春市卫健委的工作人员紧急送来药品,她的身体才慢慢好转。两天后,她不等症状全部消退就返岗工作。

  最近几天,队里接到的送检样本越来越少,异常样本数量明显下降。4月7日以后,几乎再未出现异常样本。李满元依照经验判断,距离长春清零的日子不远了。

  陈为的夜班渐少,终于能安安稳稳睡上一觉了;贺俊璐听说,同为医护工作者的父母正在辽宁抗疫;杜如的丈夫前些天去了大连支援……

  李满元说:“刚来长春时大雪纷飞,前天一场小雨过后,终于看见了春天应有的颜色。”(完)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