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大市场不是“平均主义”的大市场

全国统一大市场不是“平均主义”的大市场

  全国统一大市场不是“平均主义”的大市场

  ■ 专栏

  “我的地盘我做主”不好使了。

  近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公布。《意见》提出,要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为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供坚强支撑。

  城乡和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发展,当前中国的国内市场规模总体上已位居世界前列,商品市场规模优势明显,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规模迅速扩大,国内大流通、大循环的格局初步形成。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仍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和困难,其中城乡和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主要矛盾。比如,在商品市场方面,2021年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达到了440823亿元,其中城镇占比达86.6%,而乡村仅占13.4%;在人均消费水平上,只有上海、北京、广东等8个省份的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超过全国平均水平。这需要引起重视。

  “平均主义”大市场是一种误解

  在这种背景下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有人担心,这是不是要把全国市场不分地区差别、不顾客观条件地建成一个模式、要素平均分配、发展水平一样的市场?还有人担心,如果建成全国统一市场,本地的商品要素会不会大量流向发达地区,从而影响本地经济发展?或者外地的商品要素涌进来,对当地企业造成冲击?这当然是一种误解。

  事实上,全国统一大市场,不是“平均主义”的大市场,是建设高标准的市场体系,不是把“高”拉“低”的大市场。其本质是通过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破除阻碍市场发展和要素流动的各种障碍,形成能够充分发挥各地区的比较优势,实现全国一盘棋,要素自由流动并能够获得最优配置的大市场。这是打通国内大循环的基础和前提,也是此次《意见》出台的主要目的。

  其实,每个地区都存在着各自的资源禀赋,有着不同的商品要素比较优势。正如有的地方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集中,有的地方劳动力众多,有的地方能源资源丰富。在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中,各地可以充分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优化配置,实现自身效益最大化的同时,推动整个经济社会的效益最大化。

  用“大循环”替代“小循环”

  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当前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仍存在着不少的障碍和阻力。最为典型的是地方保护主义,一些地方政府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狭隘思维,对外地企业实行差别待遇。

  此外,由于制度缺陷导致的市场分割现象严重,也是阻碍商品要素自由流动、形成全国统一大市场的一大障碍。当前,人力资源流动受到现行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方面的制约,既妨碍了新型城镇化的进程,也对流动人口的权益造成损害。

  因此,要推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尽快形成,就必须坚决扫除这些障碍,打通这些堵点。在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更大程度地实现对内开放。

  首要任务就是清除“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地方保护主义思想,摒弃平均主义思维,以市场为导向,在发挥本地比较优势的基础上,实现要素的最优配置。从实践来看,越是开放、秉持商品要素市场化配置的地区,往往越能在大循环中把握商机实现地区快速发展。

  同时,还需要完善地区发展的补偿机制,通过政府转移支付或倾斜性投资等机制,实现地区间的平衡发展,并形成鼓励商品要素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内在动力。

  总之,在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过程中,仍要秉持立破并举。不仅要建设高标准、高效率的市场体系,同时也要破除国内市场的不公平竞争,打破垄断与区域割裂,用“大循环”替代“小循环”。

  □李长安(学者)

  评论投稿信箱:shepingbj@vip.sina.com xjbpl2009@sina.com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