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核谈判“最后阶段”为何卡壳?

伊核谈判“最后阶段”为何卡壳?

  伊核谈判“最后阶段”为何卡壳?

  最近一段时间,伊朗多位官员就伊核谈判释放一定积极信号。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近日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电话时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谈判接近达成协议。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也曾表态称,“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达成最终协议。”然而,第八轮伊核谈判自3月11日暂停后迟迟未有进展。

  僵 局

  据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报道,4月10日,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指责美国在伊核谈判中“提新要求”,称美方代表在过去两三周内提出有悖先前谈判条款的“过分要求”。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近日表示,在伊核谈判的最后阶段,美方试图阻止伊朗从伊核协议中获取经济利益,美国应为伊核谈判暂停承担责任。他说,目前打破僵局的办法在美方,如果美国做出“政治决定”,协议就可以达成。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2018年5月,美国单方面退出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措施。

  伊核协议相关方2021年4月开始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谈判,讨论美伊两国恢复履约问题,美国间接参与谈判。第八轮谈判于2021年12月27日在维也纳启动。今年3月11日,第八轮谈判暂停。

  难 点

  外界关注到,伊朗议会近日宣读了一份由250名议员签署的联名信,要求美国为恢复伊核协议提供法律保障。联名信称,美方应提供由美国国会批准的法律保障,确保“美国不会再次退出协议”。在新协议下,美方不得利用各种借口触发制裁“迅速恢复机制”,不得恢复已经解除的制裁且不能追加新制裁。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近日也呼吁,美国应解除部分对伊制裁,以推动谈判继续。

  《华尔街日报》还指出,是否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从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是美国和伊朗之间尚未解决的最后障碍,也是谈判中可能最具敏感性的问题。美国伊朗问题特使罗伯特·马利曾公开表示,即使达成伊核协议,“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仍将受到制裁”。

  “伊核谈判现在处于‘临门一脚’的阶段。”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美国能否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移出恐怖组织名单、能否解除对伊朗的制裁、能否承诺不会再次退出协议等,是谈判的重点、难点。

  前 景

  就在第八轮谈判暂停期间,美国又挥起制裁“大棒”,给伊核谈判前景蒙上阴影。3月31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对5个与伊朗弹道导弹计划相关的个人和实体施加新制裁。

  美国此举引发伊方强烈不满。伊朗外交部表示,美国宣布对伊最新制裁“是美国政府对伊朗怀有恶意的又一次体现,是美国政府对伊朗失败的极限施压政策的延续”。

  据路透社报道,伊朗近日宣布对24名美国政要实施制裁,几乎所有被制裁对象都是美国上届政府官员。该报道指出,相关制裁措施允许伊朗政府没收这些个人在伊朗持有的任何资产,但几乎不存在此类资产,这意味着此举可能只是象征性的。

  李绍先指出,美伊就关键分歧达成共识还存在一定困难,但双方都迫切希望对方恢复履约。从美国角度看,美国一定程度上希望伊朗恢复石油出口,抑制国内油价上涨,缓解国际能源危机;伊朗也期待取消制裁后,增加本国石油天然气出口,促进经济复苏发展。整体来看,伊核协议相关方继续坐在谈判桌前的预期较为乐观。

  “作为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的一方,美国需拿出政治决断,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伊朗和国际社会。”李绍先说。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