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宝妈”打包员坚守岗位:打包奶粉尿不湿时格外上心

上海“宝妈”打包员坚守岗位:打包奶粉尿不湿时格外上心

  儿子才几个月大,我却坚守岗位保障供应

  打包奶粉尿不湿时我格外上心

  蔡后芬

  我来自云南文山,今年29岁,来上海打拼3年了,如今在菜鸟的嘉定天猫商超的仓库工作,是一名打包员。用户下单的商品通过拣货、归类后运到打包处,我负责将商品妥善打包好,以免配送过程中的磕碰,然后运上货车由快递员送到大家手中。我老公也在仓库里工作,他在三楼拣货,我在一楼打包,刚好是流程上的一头一尾。

  我们的工作并不复杂,原本觉得自己就是一颗小小“螺丝钉”,但突发的疫情却加深了我对职业的认同感。

  疫情前,我们一家人住在仓库附近的村子里,儿子才几个月大,我和老公上班的时候,就由公婆照看,但随着疫情的升级,仓库为了安全考虑要求员工闭环管理。当时的我特别为难,毕竟儿子还小,正是需要我的时候。我实在舍不得离开他,但是为了更多家庭,我们夫妻俩最终决定回到仓库,回到工作岗位上。

  打包的时候,我格外留心婴儿奶粉和尿不湿。作为一个新手妈妈,我看到奶粉就会想起自家孩子,也能对下单的妈妈感同身受:宝宝奶粉不够了,当妈妈的怎么能不心急?想到这里,我就会打包得更快些更细心些。

  仓库还加强了防疫消毒措施。我们上班首先就是消毒、测体温,每天还要进行抗原自测,隔段时间还有街道派人来做核酸检测。我还听说,现在配送货车的司机进园区之前,都要在门上贴封条,以确保园区与外界封闭管理,货车在进门前和装货后还要进行两次消毒。

  我们离开家已经快一个月了,工作苦点累点没什么,但心里真的很挂念儿子。我现在每天在吃饭或者下班后跟公婆微信视频,在手机上看看宝贝儿子,感觉永远看不够。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也可以早点回家,紧紧抱住儿子不撒手。

  讲述时间:2022.4.7 本报记者 查睿 整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