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造谣“背假人上楼”的民警还原事情真相

被造谣“背假人上楼”的民警还原事情真相

  被造谣“背假人上楼”的民警还原事情真相——

  相比网上流言蜚语,真实的我们要强大得多

  口述者:王相军(市公安局闵行分局马桥派出所社区民警)采访记者:周辰

  因为一段将血透病人背上楼的执法记录仪视频,王相军“火了”。就这几秒钟,有人质疑他背了个假人在作秀、摆拍。市公安局闵行分局将完整视频公之于众,并就执法记录仪的成像原理作出解释,还原了真相,回应了质疑。

  身处舆论漩涡的王相军,比任何人都平静。“我是警察,更是一名党员。”他说。

  4月5日晚上9点多,我接了一个求助电话。来自我管段小区夏朵园的一位阿姨,问我能不能帮她把女儿接回家。

  这家人我有印象。夏朵园是封控区,那天她女儿去龙华医院吴泾分院做血透,120负压救护车把父亲和女儿小谢一起送到医院,也承诺会将父女二人送回家。

  做完血透已是晚上9点,救护车都还在跑。小谢做了3小时透析,身体实在受不了,想当即就回家。

  我上报所里后就开车去接人。到了医院门口,我按工作要求打开执法记录仪。小谢情况确实不好,走路都不稳,每两三天就要出门做一次血透,父女俩不知道下次是否还会像当天这么顺利。

  我把车子一直开到他家楼栋口。下车后小谢说:“爸爸,你可能要把我背上楼。”老谢已经76岁了,这栋楼又没有电梯,我一听于心不忍:“我年轻,我来吧。”一口气把小谢背到4楼。一家三口一直在感谢:是人民警察把女儿背上来。

  该忙什么忙什么,我心里始终踏实

  第二天,我就找居民区书记商量,怎么妥善解决小谢血透的问题。夏朵园174个楼栋,居民有近1万人,此前组织了一支400余人的志愿者队伍。得知情况后帮困救急组就说,想帮助小谢一家。

  后来,每次120救护车带小谢去血透,志愿者就会开车去医院接她。不只是我背过小谢,很多居民志愿者,甚至是120急救员都曾把小谢背上楼。

  正因为有小谢这件事,给了夏朵园全体居民莫大的信心。大家相互帮助,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解决,很多流程越来越完善了。最近志愿者们在讨论,不光要做好物资保障的最后100米,还要做好楼栋内的最后10米。大家都奔着一个目标去,人心齐,氛围也就好了。

  一天一位居民发来截图给我看,很气愤地说有人造谣我背了个假人上楼。后来好多同事朋友也都来问我。

  对我来说,这件事一开始被报道也是机缘巧合,后来被谣传,我也没有太在意。

  疫情防控工作千头万绪,哪有心情关注这些东西?还是该忙什么忙什么,我是警察,更是一名党员,做好自己本职,为居民做点实事,我的心里始终很踏实。

  因为我们的执法记录仪视频,在昏暗环境下会转入夜视模式,遇到楼道灯光又恢复成彩色模式,所以才会出现衣服裤子颜色前后不一的情况。而小谢非常瘦弱,不能将她和一个生龙活虎的普通人去比较。我更没有必要去作秀、摆拍,我是警察,服务群众就是日常,没有什么值得自夸的,有千千万万民警在做着和我一样的事。

  一个多月没回家,女儿已经不认识我了

  从警八九年,去年8月我转岗做起了社区民警。社区遇到的短平快事情比较多,我一直注意多下社区,积极介入,及时沟通。

  疫情之下更是如此,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了。女儿才一岁多,这两天和家里视频通话,她看到我都要先愣一愣,已经不认识我了。

  为了保障大家战斗力可持续,所有社区民警目前都住在一个空闲工地的职工宿舍里,白天都在管段社区跑,深夜12点才能回来休息。最近我管段社区“三区”变动比较多,每天都要到处查看,更忙了。

  2010年我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读书,学校带队来支援上海世博会。在上海待了半年,我很喜欢这里的气候,这里的人,还有这里的执法环境,毕业后就选择了上海,并且一心要去最基层的派出所工作。

  这次的事,居民们为我抱不平。而我不在乎,为居民脚踏实地做好每件事比什么都强。

  经过这次疫情,看到了很多在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和热心市民。我坚信,我们一定能取得胜利,因为相比网上的流言蜚语,真实的我们要强大得多。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