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 商家动足脑筋深挖“高考经济”

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 商家动足脑筋深挖“高考经济”

  聊以自慰的高考“神器”

  距2022年高考仅剩月余,这一个人的“战场”,背后是一个家庭的忙碌与付出。在孩子和家长紧张备考的同时,“高考周边”也迎来了火热销售期。

  围绕学子衣食住行,商家动足脑筋,深挖“高考经济”。

  以考为名营销

  价格水涨船高

  真正的“状元福地”所出、每一次打开能量自来……拉开大红色礼盒,绒面内衬上静静躺着四件助考“神器”。分别是一根“一鸣惊人”足银转运手绳、一支“状元及第”纯铜墨笔、两枚“金榜题名”和“逢考必过”的珐琅胸章。

  这是某博物馆与文创公司合作,于不久前“首次权威出品”的《金榜题名》考神能量套装,福利价149元。产品宣称,高考生可以通过产品感受到能量、圆满、喜悦等美好祝愿。除了送给备考学子,还可以送给中小学的孩子,“提早在孩子心里埋下发芽的种子”。

  高考临近,此类带有祈福意味的产品不胜枚举。文具文创用品因其贴近性,自然要抓住这一时机在实用、寓意等方面做文章。此外,更有五花八门与考试并不沾边儿的产品,也努力借着高考来营销,令人不由感叹商家脑筋之活络。

  “旗开得胜送考旗袍,2022年新款复古风”…… 近年来,家长选择穿上红衣送考,取“开门红”之意,更投入的妈妈们穿上旗袍,几乎成了考场外特定的风景。袜子、内裤、T恤上,各种各样的标语不断推陈出新。甚至连口罩,也印上了“高考必胜”“高考加油”等字样,摇身一变为高考“专用口罩”。

  为普通商品赋予“高考”属性,有助于销量增长的同时,消费者可能还会因为想要讨个好彩头,不太计较其实际价值。记者看到,今年不少商家推出“高考励志礼包”,将旺仔牛奶、薯愿薯片、芬达汽水等各类现成小零食放在一个盒子里重新包装出售。以一份励志礼包为例,内含两听旺仔牛奶,一盒两枚装的好丽友派,一小盒薯愿薯片,以及几枚祝福便签。组成精美礼包后售价79.9元,而如果分别购买,这些东西总价不会超过20元。

  宣称绝密押题

  实则相去甚远

  进入考前冲刺阶段,考生需要做一些成套的模拟试题。相较一套售价几十元的普通模拟试卷,一些试卷换用厚实牛皮纸袋或礼盒包装,再冠以“押题”“密卷”等,售价便飙升至两三百元,四五百元的也不鲜见。

  记者发现,与往年相比,今年的试卷甚至还出现了预售模式。一套专门面向某省考生的“2022版高考临考押题密卷”,预售期间价格为289元,待5月1日预售期结束,价格便调回359元。一套2022新高考名师解读版的“押题预测卷”,定价高达998元。5月12日起正式发货,5月31日停止发售。无不给人一种出题出到最后一刻、大概率接近高考真题的认知。

  那么,天价押题卷的“预测”效果怎么样呢?在某考卷详情中,列举了多道“押中”题目。对于一道题干、问题均不同的数学题,因均考查了“不等式计算”这一考点,即将其判定为“押中”。另一道物理选择题也是类似,因考查了磁场受力模型,即便连选项表现形式都不一样,仍视作“押中”。

  “我清晰记得,当年我考数学‘押中’的那道概率选择题,只有太极图的例图一样,其余内容完全没沾着边儿,而且押中的也大多是我们本来就会的简单题。”有高考亲历者回忆,这与原本以为的“押题”相去甚远。“考前选择质量过关的试卷来模拟流程、锻炼心态、对知识点查缺补漏是有必要的。至于宣称的‘押题’,还是一笑置之吧。”

  备考没有捷径

  提防上当受骗

  如果不在意虚高的价格,买些穿用物品,通过寓意来表达家长对孩子的期冀祝福,图个吉利,或者多做几套“押题卷”来树立信心,倒也并无不可。而有些考生和家长,则将一些“捷径”当了真,落入不法分子的圈套。

  去年高考前夕,公安部网安局发布涉高考重要提示,称每年都有不法分子在各种网络平台或交流群中兜售所谓“高考真题”“绝密答案”等,加以“准确率极高”“违约退款”等诱惑信息,并以“预付订金”等名义要求用户先付款。还有不法分子以“样题试卷”的名义向用户电脑或手机发送病毒,后果非常严重。

  据济南警方披露,2019年高考过后,警方破获一起网络售卖高考押题试卷骗取考生家长钱财的案件。犯罪嫌疑人李某从书店和网上买来普通考试试卷,搜索含“家长、高考”等关键字的QQ群,大量发布高考经验分享广告。冒充知名辅导机构负责人,向家长兜售“高考押题试卷”,骗取山东、浙江、湖南等多位家长钱财共计十余万元。

  更有甚者,所谓能“提升专注力”的药,一度以“聪明药”的名头在考生和家长、网文写手,以及考研考公一族之间热传。而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多起走私、贩卖毒品罪显示,“聪明药”其实就是莫达非尼、利他林、专注达等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属于一类管制精神类药品。临床上用于治疗儿童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严重的嗜睡症等,健康人服用初期会感到精力旺盛,但很快会显现出恶心、失眠、头疼等副作用,还可能形成药物依赖。

  拒绝焦虑情绪

  从容走向考场

  “高考市场”火热,可以说基本上能想到的点,都被商家开发出来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此评价称,主要就是因为商家捕捉到家长和考生的焦虑情绪,从而利用这一点进行营销。

  除了打着高考旗号的相关商品,每年高考期间,考点附近的酒店、宾馆都是“高考经济”中的主角。从去年数据来看,虽受疫情影响,但从5月下旬开始,“高考房”预订量便会出现集中增长。上海、北京和成都是“高考房”预订量最高的三个城市,距离考点2公里范围内的酒店最为抢手。

  为博眼球,不少酒店推出前程似锦房、旗开得胜房等,价格也随之上浮。湖北省物价局就曾针对“天价高考房”发出提醒告诫书,称将严查考试期间的价格违法行为。对经提醒告诫仍不整改的价格违法行为,将根据相关法规从重处罚,最高可处50万元罚款,并纳入价格失信者名单。

  对于押题,据熊丙奇观察,在我国包括中考、高考等国家教育考试中,都存在机构争相宣称“押准题”的现象。如果这发生在SA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雅思、托福考试中,可能带来巨大的麻烦,考试主考部门会以此为由,取消在这些机构参加培训的考生的考试成绩,原因是考试成绩不能反映考生的真实能力,影响评价的准确性。“号称押题,要么就应怀疑作弊,要么就应视作虚假宣传。考生和家长要理性认识高考的意义,不被干扰因素影响,从容应考。”本报记者 魏婧

评论

发表评论